癫痫病患者停药吃无限极8天后离世 法院判推销员担责

滨州市滨城区风尚化妆摄影职业技能培训学校

2019-01-21

新京报讯(记者张静姝孙钊)自13岁起就患上癫痫病的王勇,随父母四处求医多方治疗后,终于在2015年有所好转。但2016年5月,还差两个月就要年满29岁的王勇被自称是医生的赵鑫告知,他患的并非癫痫病,而是肾病。结果王勇放弃了吃医院的免费癫痫病药,改服赵医生的药。两天后,王勇的癫痫病开始频繁发作,8天后不治身亡。王勇去世后,他的母亲喻可会才知道,这名医生连名字都是假的。王勇去世后,其父母王天国和喻可会多次与赵继勇(赵鑫)协商赔偿事宜未果,便向重庆涪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此后又自愿申请撤诉,经法院准许。王勇的父母要求赵继勇就其子死亡一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但对方只愿意给予一定的补偿,双方多次协商未果,王勇的父母再次将赵继勇起诉到法院。涪陵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赵继勇作为保健品销售人员,明知王勇患病多年,多次住院治疗且需长期服用治疗药物控制癫痫病发作,称王勇本系肾虚服用无限极产品即可取得疗效,博得王勇及家人信任,提供并要求王勇同时服用多种无限极产品,且在产品标注上均刻意加大服用剂量。赵继勇在王勇服用无限极产品而停服治疗药物致癫痫病频繁发作时称,系正常反应,致使王天国、喻可会等人错失将王勇送医治疗时机,应对王勇的死亡承担次要的民事赔偿责任。此外,涪陵区法院认为,王勇因病死亡的主要责任在于死者自身疾病及王天国、喻可会照顾护理失责。涪陵区法院判赵继勇赔偿王天国、喻可会因王勇死亡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等损失5万元,并赔偿王天国、喻可会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合计6万元。此后,赵继勇向重庆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7年6月29日,二审法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维持原判。今天(1月18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王天国和喻可会的诉讼代理人熊天顺律师,但电话没有接通。1月18日晚,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媒体事务部就此事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因短时间接收到的投诉信息数量陡增,事发时间、地点各异,诉求不一,且公司对其中的大多数情况未曾知悉并了解,故无法在第一时间予以即时解决。公司正在尽全力核查事实真相,会尊重相关法律法规和调查结果,如确有问题与错误,造成侵犯消费者权益的事实,不逃避任何法律和经济责任。对话死者母亲:推销员隐姓埋名自称是医生新京报:无限极产品是从哪里买的?喻可会:不是我买的,是别人介绍那个人(赵继勇)到我家里,说他是卖药的医生。他看了看后对我儿子说,你妈妈给你检查错了,这不是癫痫病,是肾病。新京报:赵继勇说了什么让你儿子相信了他?喻可会:他对我儿子说,你别听你妈妈的,你这不是癫痫,不用吃国家那个免费药。说了好几次,我儿子就相信了。以前我们带他到北京、重庆等地看医生,他一直很听话,按时吃药。新京报:王勇吃了几天无限极?喻可会:总共六七天时间,吃了两天后就犯病了,给他(赵继勇)打电话,他说这是正常反应,越犯病好得越快。新京报:吃保健品前王勇的病情如何?喻可会:在北京治疗效果很好,医生说他的病情基本好了百分之七八十,但还是要吃国家的免费药巩固一下,吃药1年2个月,其间都没犯病。那时他在家绣十字绣,绣了很多,现在家里还挂了大大小小有七八个,他身体好他才会弄(十字绣)啊。新京报:王勇去世那天是什么情况?喻可会:2016年5月18号早上,他发作得厉害,我给赵继勇打电话,但他一直不来,我又让邻居(介绍赵继勇到王家的人)喊他,孩子没了,他才来。他这才告诉我,他卖的是保健品,但之前他一直和我们说他卖的是药。而且他之前说他叫赵鑫,隐瞒了姓名。新京报:王勇在他那儿买了多少钱的保健品?喻可会:8300多元,之前看病还花了80万元,因为要挣钱给孩子看病,我前几年夜里还在工地干活,把腰弄伤了,直到现在还欠外债25万元。